李晓军
李晓军个人官网: 网站首页 > 艺术评论 > 正文

书画双修的李晓军 文/杨晓阳

李晓军是我们中国国家画院优秀的书法家和花鸟画家。 


晓军的画,走的是传统大写意路子,出于吴昌硕、齐白石,但却显出了晓军富于当代审美的,蓬勃向上的气息,自成一家面貌。 


大家知道吴昌硕、齐白石绘画风貌的形成,是由于他们有着深厚的书法和篆刻艺术修养,以书入画,画外求书,形成了吴昌硕的浑沌豪迈,齐白石朴纯而精妙的画风。我想这是因为本质上“书画同源”的缘故。


“书画同源”是中国传统书画理论中的一个重要观点。“河图洛书”作为一个概念,著名处在《易传•系辞》中,有:“河出图,洛出书,圣人则之”。“河图洛书”是以黑点或白点为元素,以一定的排列方式构成多项的组合,在整体上排列成矩阵的两幅图式。在此权且作为原始书画同源说的依据。唐代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•叙画之源流》中说,“颉有四目,仰观垂象。因俪鸟龟之迹,遂定书字之形,造化不能藏其秘,故天雨粟;灵怪不能遁其形,故鬼夜哭。是时也,书画同体而未分,象制肇始而犹略。无以传其意,故有书;无以见其形,故有画。”于是可知,书画同源一方面是指中国文字与绘画在起源上有相通之处;一方面是指书法与绘画在表现技法与形式,对笔墨的物理性运用和精神性撷取上有共同的规律性可寻,而“笔墨”说,又成为有宋以来文人画兴起的重要理论。


另外,从历史遗留的实物上,我们可以看到殷商甲骨文,先秦古籀文、大篆等通行于其时代的书法,在间架结构上颇富有图画的形式和味道。我想,晓军是深通其中道理的。


熟悉晓军的人都知道,他在早年于书法的创作上获得过全国大奖。所以看他的花鸟画创作,书法用笔一直贯穿于其中。在一些学术场合中,他屡次提出书画双修和书画与人互修的理念。他认为中国画是人格化的共同体,要使绘画和人接近于本真,就要以人生与之相互修炼,使心迹在与书画的互修中自然地流露出来,进而升华到物我同一的境界,使大千世界个体的“我”以一种自然的人格本真特征从作品中显现出来。晓军的认知角度是富有当代性的。所以说,晓军的大写意花鸟画,有着逸笔草草传神写意和浑厚庄重的面貌,体现出了典型的中国文人绘画的精神。


晓军的艺术素养是多方面的,平日里聊天,晓军总是乐乐呵呵的,开个玩笑,说个快板书,逗个乐子,唱个歌,他都很在行,我曾说晓军是个多面手,如果他只是画画就可惜了,去说快板或相声也是个好材料。总之他是位乐天派,是个与人为善又自发向上的好兄弟,我想他会有更大的发展。